“五百一争” 振兴派出所的故事

No Comments

9月14日,阎良环线边,公安阎良分局振兴派出所里,副所长屈梓枫正在一起整理任务进度表,上面清晰显示着民警当日的工作任务和进度,他手边是一堆前一天红袖标巡逻队的相关资料,这个由派出所组建的群防群治巡逻队,除了社区民警还有保安、楼栋长、志愿者一起组成,在维护小区治安上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保障辖区在建重点企业的建设发展,调解各类矛盾纠纷,处理家长里短的琐事,似乎成了每天的主旋律……地理位置的特殊性,让这个派出所的民警们特别忙。

振兴派出所并不大,民警18人,最小的民警是00后。今年“五百一争”活动以来,通过下沉走访,民警们虽然忙了,但和居民们更近了,一个个“暖心”的故事,书写了最朴实的警民感情,难怪这里的老百姓常说“社区民警就是老百姓的自家人。”

最近除了日常巡逻接警值班,在社区反电信诈骗是社区民警们的一项重要的工作。所长高希锋记得,八月中旬的时候,社区民警李东红和几位同事就成功阻止了一起电信诈骗。

“手机上加了很多小区业主的微信群,除了线下宣传,没事的时候,社区民警会在群里不定期编发一些实际案例和反诈宣传小视频。”那天,李东红在群里发了一个案例:咱社区张某某和李某某因为网上刷单,被冒充公检法的工作人员诈骗了20余万元,希望引起大家的警惕。

“以前大家总觉得那是网上的案例,离自己比较远,没想到这次就在自己的小区。”当天下午三点,一个小伙子就带着自己的母亲来到派出所。小伙子很焦急,说在微信群看到了反诈宣传,他觉得和母亲的经历特别相似,最近也有冒充公检法的人在联系母亲,声称资金被冻,需要对方转钱后帮助安全管控资金。他怎么说自己的母亲都不信被骗,所以只能求助民警了。

老人当时的情绪很激动,哭闹着说自己是在做投资理财,会有高额的回报,对骗子的花言巧语深信不疑。对儿子的苦苦相劝,老人却充耳不闻。

端上一杯温水递上去,“阿姨,深呼吸下,听我先说两句嘛。”李东红努力安抚着老人的情绪,站在母子中间,一旁老人的儿子紧紧握着手机,就怕母亲抢走。

“阿姨您要相信现实的警察,不能相信虚拟的网络呀。”李东红打开自己的手机,给老人查看之前几个类似的诈骗案例,并告诉她前几天小区就有人被骗。老人没有说话,手机那端显示,诈骗方不断地在催老人转钱,甚至带着威胁的口气。民警立刻打字告诉对方就在派出所,结果对方还在表演,“他说当地派出所没有权利知道这个事情,让老人相信更高一级的公安机关,不要和其他人联系。”

“阿姨如果你今天转账了,这个钱日后肯定就追不回来了。”见老人不表态,李东红有点急了。听说老人是某银行的下岗职工,李东红赶紧把老人的闺蜜给叫了过来。“公安机关肯定不会在网络上办案,也根本不会要求对方转账。”从下午3:00一直到晚上8:00,5个民警轮番劝说,再加上闺蜜的帮忙,老人才渐渐地意识到,她真的被骗了。

苦口婆心劝说一个被洗脑的老人,那天李东红他们这5个小时换回的,是老人一生的血汗钱。想起之前做笔录的时候,很多被骗的人说之前是看到了反诈宣传,但都没想到会出在自己身上,也不相信这种事情真会落在自己头上。“所以我们社区民警才会不厌其烦地通过各种渠道宣传反电信诈骗”。

看着老人被儿子搀扶着离开派出所,李东红百感交集,有人就是因为这样被骗了半辈子的辛苦钱,“有机会能连线诈骗分子,我可能会爆粗口骂人的。”晚上坐在灯下,还是觉得心里有点憋闷,李东红用一个小时,结合案例自己制作了一个小的反诈宣传小视频,随后他发到了6个社区微信群里。

今年八月,社区民警杜志鑫从警就已经满一年了,之前在老家山西的时候,他似乎对社区民警没有任何概念。在他从警前的意识里,高大威猛的刑警似乎就是警察形象的代名词,不过这个概念也随着他做社区警察的时间而逐渐被很多琐碎而改变。

某日,杜志鑫和冉继刚在村里走访,一位抱着孩子的妇女在路边拦下他们,“我接到自称是某公安局的民警给我打的电话,说我的护照有问题,让我去北京重新办理护照或者就是转账帮助办理。”连续接到了三次这样以0开头的电话,妇女不免有点慌了。

在简单确认了一些信息后,杜志鑫就知道这是电话诈骗,“公安局办案不会在手机上办案子,要不在派出所,要不就是民警去现场,更不会让转钱。”他告诉妇女一旦提到钱,肯定就是诈骗。

谭家村里,一个老婆婆已经在门口焦急等待了,“杜警官,快看看啥情况,我儿媳妇贷款要转账呢。”原来家里开店缺六万,儿媳妇无意在手机上刷到可以网上贷款,就开始和对方聊了起来,并下载了贷款软件,中途对方让输入银行卡号,随后告知输错,需要转钱修改身份信息。婆婆当时觉得是骗人,就拨打了杜志鑫在村里曾留下的私人手机号码。

换一个环境或许能够冷静。杜志鑫把老婆婆的儿媳妇带到派出所,没有听对方说任何话,他先问“是不是对方把营业执照和头像发到群里了?”“是不是你把自己的身份证号和人脸识别相片也发过起了?”“是不是又让你输入银行卡号,后又说卡号不对,让你转钱帮助修改信息?”

“这就是个骗子。”杜志鑫告诉他这是很多诈骗惯用伎俩,女子才恍然大悟,诈骗套路居然一模一样。杜志鑫之前在微信群里发过类似案例,只是她没有想到会真的发生在自己身上。

千万不要认为,社区民警目前的主要工作就是反诈宣传,其实所有群众报警电话的需求,他们都需要做到有求必应。

今年五月,中飞海林国际小区16层,住户在楼顶露台搭了一个休闲帐篷。那是一个狂风骤起的雨夜,螺丝松动,帐篷直接被吹翻,两个柱子挂在阳台一边,随时可能掉下去。这户人家首先想到的就是报警电话。

出警的是振兴派出所的所长高希锋,带着两位社区民警,赶去的时候他们顺便给消防打了电话。

风雨夜,高层楼顶,民警们找来粗麻绳,绑住帐篷的一端徒手拼命硬拉起来,毕竟除此之外也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几个人费了很大劲儿,20分钟后总算把帐篷拉了上来。

第二天,户主给派出所送来了锦旗和慰问品,从16层如果掉下去一个沉重的不锈钢帐篷,会造成什么后果,他们说想想都很后怕。

这边民警刚收到锦旗,那边几个人又得帮着找孩子。正处叛逆期,就因犯错母亲打了自己,14岁男孩就选择了离家出走。报警后,振兴派出所的民警们用了整整两天时间查看沿路监控,比对画面,确定男孩的行踪,最终在西安找到了这个男孩。开车送回家的时候,屈梓枫没少做思想工作,如何教育孩子,和这位“委屈”的母亲聊了很久。

56岁的韩民安算是派出所年龄最大的,调解纠纷,化解矛盾,他一直坚持在一线。

这天刚到派出所,他就接到了噪音扰民的报警。荆山塬上,有一位退休职工和自己的老伴租了一间房,就为了图个清静,打算在这里养老,没想到他的隔壁有个拓展训练基地,特别是晚上的的训练和篝火晚会让老人很是烦心。

“找过村上也没有调解好!”韩民安那天去的时候,双方各执一词,似乎都不愿意退让。不想让矛盾激化,韩民安没有让双方直接见面,他采取了“背对背”的方式分别做思想工作。

大家对韩民安还是特别的熟悉,这位退休老职工,上个月还看见韩民安专门走访这里的十几家“农家乐”,耐心劝说指导大家安装了监控,以备有事情报案后,民警们能第一时间调查取证。“农家乐里有时候喝酒聚会完,一时高兴会忘记付钱,人就一走了之了。”

先唠唠家常,唠唠这装监控的重要性。韩民安做思想工作并没有单刀直入,得平复情绪缓解下紧张的气氛,他希望彼此都能站在对方的角度。“年轻人创业不容易,如果是自己的儿子在外打拼,那么晚还在工作是不是会很心疼。”韩民安一边劝着老人,一边告诉他以后每天晚上九点以后,他会保证让对方不再进行任何有扰民的训练项目。

这边来到训练基地,和负责人坐在一起,听他讲述着一路的创业艰辛故事,“老人们退休后在这里,就是图个安静,晚上要是睡不好心情自然就很差,说话就会冲一些。”韩民安希望对方能理解老人刚才的态度,“你想,那要是咱自己的爹妈住这里,你会不会也因为扰民和对方吵起来。”

一个下午,老人和训练基地负责人终于握手言和。韩民安觉得做思想工作就要有足够的耐心,有的时候不能想着一次就能解决问题。

韩民安回到派出所的时候已经是晚上7:00了,民警张昊也是刚调解完一场纠纷,风尘仆仆地进门,两个人就调解工作热烈地讨论起来。不过很多时候,张昊会很虚心地听取,老同志给自己传授这些在书本上根本学不到的调解经验。韩民安告诉他,调解矛盾纠纷,要学会“望闻问切”,观望双方的矛盾焦点,耐心细致听双方陈述,询问双方矛盾诉求,找对矛盾切入点,就能解决矛盾。

“重要的是要以理服人。”韩民安如此高度概括他们社区民警的工作理念,毕竟不同的人也会有更好的“策略”。

晚上回家的路上,他去了一趟隔离酒店,那里有一位刑满释放人员在工作。据说之前刚回来找工作的时候处处碰壁,“一听说是刑满释放人员都不愿意录用了。”作为警察,应该帮助每一个需要帮助的,韩民安了解了现实情况后,积极帮着联系到辖区隔离酒店从事临时性疫情防控工勤工作。“今晚再去了解下,想再和和他好好聊聊,鼓励他放下包袱继续好好干!”

一大早皇冠花园C区,老人们送孩子上学买完菜后,就在楼下“自觉”地聚在一起闲聊起来,几位大爷则悠闲地在树下下着象棋。两个退休的热心居民戴着红袖在小区走走看看“巡逻”着。

一见社区民警过来,大妈们就亲切地叫着她们再熟悉不过的“小李”了,顺手硬塞给他一个熟鸡蛋。

年轻的民警有活力,每次下社区走访,特别喜欢听大妈们聊天,社区里的大小事情经大妈们一聊就会很快传播开来。民警们甚至曾乐呵呵地打趣道,通过这个独特的“八卦中心”,能很快就能获取社区里的很多信息和线索,也方便自己开展下一步的工作。

有一句没一句闲聊着,大妈们都很喜欢眼前这阳光的民警小伙子。看着他在认真撰写着工作日志,一位大妈热心地问,“小李,今年多大了,还没成家吧,赶紧成个家呀,大妈给你介绍个姑娘呀。”社区民警小李显然点不好意思,忙找个话题岔开,提醒大家电动车充电一定要注意安全。“我昨天在群里发了诈骗案例,大家都看了吗?”

两天后小李就接到大妈的“求救”电话,“小李呀,赶紧来我家里我有事情。”居民们的电话,社区民警都相当重视,只是小李去了后才知道,是大妈安排的“相亲会”。

“可能大妈们觉得我家不在这里,都替我操心吧!”每次提起这事,民警小李都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在小区大妈们的眼里,除了工作时这身制服,便装下的他更像自家的孩子,终身大事自然会替他操心。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