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3大神仙校升学指导掌门人意外get一个“爬藤公式

No Comments

“IB40+,SAT1530+/ACT34+,托福115+,到了这个标准之后,就算是目标爬藤,也没有必要再卷了!”

今年藤校数据出炉,全美Top20名校录取率集体跳水至12%以下,哈佛、哥大录取率低至3%(戳近2万藤校新生数据出炉!哈佛、哥大录取率3%,MIT亚裔占4成),甚至中国学生的大众情人校UIUC的计算机专业,录取率竟然只有6.7%……这让不少目标美本的准留学生家庭心中一紧:

对于这个问题,“爸爸真棒”的小伙伴曾经问过三所大热国际化学校——平和、世外、WLSA的升学指导主任/副校长,没想他们的回答却出奇地一致:未必。

“我们今年申到加州理工的女孩子,校内IBDP成绩绝对不是最顶尖的,可能也就是中上,也没有标化考试。”平和升学办公室主任李梦老师说。

WLSA的张楠老师一针见血:“千万不要在文书中挖空心思地去创造一个多么与众不同的故事。”

当然还有开头那句来自世外升学指导沈旭琰老师的“反卷”金句,他说甚至很多IB学生会想申请学4、5门HL、或者IB学生去考AP,他也经常会去“劝退”。

对于国际化学校的升学指导(Counselor),很多家长可能并不是很熟悉。

疫情前每年升学指导老师都会飞去美国和招生官沟通,招生官也会来中国访校,现在沟通则在线上进行。所以他们是最了解中国学生,也最了解美国大学的一群人;

具体工作包括给学生开升学指导课、家长开升学家长会,帮助学生准备申请材料等等。

许多家长觉得学校的升学指导老师面对的毕业生太多(师生比一般为1:45~50),因此会在外面找机构,不过如果希望完全由学校的升学指导老师来帮忙申请大学也是没问题的,每年都有很多这样申到名校的例子。

在录取方面,世外平和是上海滩当之无愧的老牌“双子星”,WLSA则是近年上升最快的黑马,去年让许多家长眼热的斯坦福、耶鲁、加州理工、芝大……都是出于这些学校。

三位老师可以说是遍睹沪上牛娃、每年藤校Offer收到手软,对于升学和申请,他们也有着颇为不一样的视角,相信可以给目前正在为申请焦虑的家庭一些启发。

2022届美国顶尖大学的录取,确实出现了“大爆冷”,不仅哈佛、耶鲁等大藤录取率都降到历史冰点,甚至所有录取尘埃落定以后,对比2021届,你会发现大部分顶尖大学的录取人数都下降了。

首先,已成共识的一点是,美国大学因为疫情,去年几乎都取消了对标化考试的要求,既然没有硬性标准,那么许多学生就会申一下好学校试试看,因此导致录取率达到“历年最低”其实是不奇怪的。

另外2022年申请特别难,很大一部分原因是2021年的“历史遗留问题”。

美国大学对于每年发多少Offer,都是“心里有数”的,而且发的Offer总数是比实际能容纳的人要稍多一些,因为一定会有少数学生拒绝Offer。

2021年的时候,疫情正严重,美国大学就根据自己的数据,多发了一些Offer,因为他们预测会有很多学生因为疫情而不来入学。没想到的是,这些学生居然都来了!也就是说,真正就读的学生人数超过了原来的预计目标。

此外,又赶上了2020疫情刚开始时选择Gap year的学生回来,挤占了新生名额,床位不够了,怎么办呢?那么必然就导致2022年需要少招一点学生。

但到了2023年,美国的疫情已经趋于稳定,大学对于标化的政策也越来越明朗,大家的申请可能会重新理性化、“常态化”起来。

至于许多家长都在担心的中美关系,虽然无法排除客观上大环境的风向对于招生官个人行为的影响,但美国大学的总体政策不会因为政府的导向而改变,所以在这方面是可以放心的。

三位老师都觉得,家长们会觉得“申请越来越难、越来越卷”,最大的原因,还是长久以来一线城市学生“同质化”问题导致的。翻译成大白话就是:

“卷王”看起来比较容易模仿,只要什么都做到最好就可以啦!但这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的。那么“有特色”又该怎么做呢?

“千万不要在文书中挖空心思地去创造一个多么与众不同的故事。”WLSA的张楠老师一针见血地指出。原来,美国大学招生官经常跟她反馈:

他们都是见多了世面的“老法师”,眼中绝大多数高中生的生活就是两点一线,除了学校就是回家、课外班,如果硬拗出一堆高大上的活动,只能是“一眼假”。

其实,哪怕大家都是经历同样普通的高中生活,不同人的认知和心理感受也是不同的,这才是美国大学关注的地方。

现在的国际高中里,美式辩论、模联、校刊,这些都是“标配”,但不少同学也会担心:这些事会不会在大学招生官眼里太普通?

△WLSA的学生们筹办了TEDxYouth活动,从申请举办资质,到招募组员,面试演讲者,场地布置,全程参与

比如,以前的同学都是去其他学校打辩论的,你能不能努力争取做主办方组织大会?能不能尝试自负盈亏自己卖门票、拉赞助?或者给自己定目标,去普及更多的同学参与这件事,甚至给乡村中学生做课程,帮助他们获取大城市的资源……每一届同学都能做出不同的创新。

世外的沈老师则说,他们会特别看重帮助学生探索专业,从中找到突破的“小切口”。

“如果你没有自己喜欢的专业,什么都去尝试,那么你的活动就会显得很‘平面’,没有主次之分。”沈老师说,“如果从专业入手,不仅可以避免将来走弯路,而且研究着研究着就会找到‘跨学科’入口,顺理成章就做到了美国大学喜欢的文理兼修,整个人也会变得比较‘立体’。”

比如他们这次申到耶鲁的孩子,一开始只是对计算机感兴趣而已,但他从研究计算机入手,逐渐发现了越来越多需要学习的东西,比如生物,再比如研究人工智能时,发现需要学语言学,于是参加了一些语言学竞赛,数学是基础也必须学……

这些学科在他这里自然而然地产生了融会贯通。而且虽然计算机是热门专业,但他也“卷出了自己的风格”。

平和的李梦老师说他们会比较推荐学生去进行跨学科的研究,甚至“会建议孩子至少准备大概2~3个叙述的方向”。此外,她觉得平和申到名校的孩子都在感兴趣的领域投入了极大的热情。

他们今年申到加州理工的女孩子,校内IBDP成绩绝对不是最顶尖的,可能也就是中上,也没有标化考试。但她能拿到ISEF一等奖,除去在理科方面有天赋,也一定是投入了几百小时去做她的科创项目,这是常人难以望其项背的。

另外一位申到康奈尔王牌建筑专业的学生,收到录取以后,还花了很多精力在做学校Visual Arts的作品展,如果看到他的作品,你会觉得如果你是美国招生官,也会愿意给这个孩子一个机会,因为他在这方面的热情真的可以感染到别人。

李梦老师觉得,不管找多牛的机构,孩子还是要做好校内成绩、校内活动这些基本功,而且最好以校内活动为基准来准备申请。

“我每年都要经历1、200个孩子的申请,但那种基础能力没到位、靠特别高大上的活动申到名校的所谓‘逆袭’案例,其实一个也没见过。“

而且多年来美国大学对于上海的优秀高中都已经了解很深了,连学校有哪些社团都会非常熟悉,所以当他们发现一个学生不参加任何学校社团,而是在外面今天跟着这个实验室做活动,明天跟着那个夏令营去做项目……

招生官一眼就会看出,这些活动都是家长或机构帮学生安排的,对于学生本人的自主性和热情,他们就会在心里打上问号。

达到这个标准后,其实就不需要再去刷分了,不如把时间花在寻找自己的特色上面。

△平和园艺社、光影社与膳食中心联合推出了二十四节气之“草木·食·景知节气”系列活动

比如学生如果因为自己比别的同学少考了一分两分而心情低落,他们就会去给学生做“心理按摩”,再比如现在很多IB学生会想申请学4、5门HL、或者IB学生去考AP,他们也经常会去“劝退”。

因为客观看来,除去极少特别有时间精力的学生,大部分学生其实没有必要这么做,他们学校里申到斯坦福等名校的孩子,也是正常选3门HL的。

升学老师可能是前面的领航人,家长更多的是一个大副二副,要去协助学生驾驶这艘船,而不是帮他驾驶。这样等他进入大学后,才能适应学习环境。

和孩子沟通的时候,家长不要总是有一种居高临下的感觉,不要总是觉得我比你经历得多,我知道怎么做才是好的,过早地给孩子一些限制。

因为这样会导致孩子哪怕有自己的想法,也会为了家长开心,或者为了达成爸妈给他的“人设”,而去隐藏自己真实的想法。这样,你就越来越难挖掘到孩子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了。

反而是把孩子当作“合作伙伴”或者同事,用比较平等的方式跟他们沟通,更容易了解孩子真实的想法,发现他们的潜力。

她还说:从某种意义上说,我们要感谢海外大学申请,因为它是一次绝佳的机会,可以让孩子在18岁刚成人的重要年龄“停下来思考”。

通过大学申请,孩子需要回看自己过往的时间做的事情,然后去总结提炼、反思,有了这个过程,就可以对未来做下一步的规划,再去提升、进步。

很多时候由于生活太盲目,我们都是一味地向前冲,这可能不是一件好事。但大学申请就让同学们迫于外界压力,不得不去养成“反思”的习惯,知道自己什么地方做得好,什么地方需要调整。在他未来漫长的人生中,这可能是至关重要的一步。

除了平和、世外、WLSA,在上海,申请成绩亮眼的学校还包括包玉刚、上中国际、上海美国学校(SAS)等顶尖国际化学校,因为看中这些学校的升学结果和优质教育,很多家长、学生挤破头都想转学进入。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